不二子

读《自由在高处》

罗西亚的第欧根尼:

    熊培云写的吧?是一本逻辑比较清晰的杂文集吧,观点并不完全认同,但是他的人文关怀还是蛮深的,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“青山无柴烧自己”,似乎不是熊培云原创,但是惨烈之深令我至今难忘。


    过去这么多年,这本书主要写了什么其实我都记不清了,只是他崇拜的胡适、费孝通等作者的作品后来也进入了我的书架,一点一点扩充着我的视界,现在想想真的很感谢他。


    胡适说,容忍比自由更重要,他是个宽和的人,鲁迅像刀像剑,胡适便像白水,包容一切。两个人常常吵架,可是吵得很有趣,又引经据典,又妙语横生,了不起的人吵架从来不下流的。


    然而容忍比自由难多了,每个人可以畅所欲言的时候,反而不想听别人说话了,恨不得捂住其他人的嘴,让世界上只有自己的声音。


    我讨厌人类。


2016.5.30


安之者也:

2016.5.26小感
今日见熊培云的一句:“如果你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天命与意义,剩下的最重要的事情,不是你要改变世界,而是不要让世界改变你。”人们总是感动于坚持内心却又碌碌无为,其原因在于,终其一生也没有找到自己的天命与意义。其实天命与意义是什么并不重要,反而应该思考到底什么是“自己的”,自我认知与自我价值对等,我们才能找到那份隐匿于世界却又暗流涌动的“存在”。

《国家与玫瑰》熊培云

读经典:

 

尽管历史充满残酷,但它又是那么多情。

第一个故事发生在古罗马时期。当罗马军队带着葡萄的种子到达位于高卢的博讷(今法国博讷)时,发现这里充沛的阳光与肥沃的砾石土地特别适合种植葡萄,于是他们便和当地农民一样,边种植葡萄边酿酒三年后,当军队要开拔时,有近半的士兵留了下来,因为这里的葡萄美酒俘获了他们的“芳心”、为此,查理曼大帝后来不得不颁布法令,禁止军队经过博讷。在临终时,他还说:“罗马帝国靠葡萄酒而昌盛,又因葡萄酒而毁于一旦。”

第二个故事是关于“巴黎玫瑰”的。1942年5月,当德军进驻巴黎时,卖花姑娘洛希亚看到平时生意兴隆的花店竟然没有一个人来买花,心里十分难受。她不是担心凋敝的生意,而是担心大家沦落的生活。于是,她将店里所有的玫瑰花和她从别人店里买来的玫瑰花一起打包,送给左邻右舍。

洛希亚的行为感动了大家。第二天早晨,驻扎在香榭丽舍大街的德军发现,几乎所有的巴黎女人都手捧鲜花,面带笑容,眼里没有一丝绝望的神情。

当时法新社记者以“玫瑰花的早晨”为题报道此事,给了远在伦敦的戴高乐将军和战士们极大的鼓舞。十年后,戴高乐还专门找到了洛希亚,并且将她称为“巴黎的玫瑰”。

这是两个意味深长的故事。前者,平民的生活愿望征服了政治野心;后一个故事则表明,即使枪炮压倒了玫瑰,生活仍是可以选择的,人们可以选择站在玫瑰一边。你可以摧毁我的美好生活,却不能摧毁我对美好生活的无限向往。

没有比生活更古老的过去,也没有比生活更高远的未来。无论经历多少波折、困苦与残酷,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寻,亘古如新。